主页 > 精选 > 正文

日本飞行汽车试飞成功,但我要给它泼一盆冷水

来源:爱范儿 2020-09-07 热度:

不堵车的时候,开车到公司只要 24 分钟。为了排解郁闷的心情,堵车时我不止一次循环播放容祖儿的那首歌:Believe me l can fly, I am singing in the sky…

朋友,你体验过堵车的绝望吗?

上一份工作,我开车上下班总共要 3 个多小时,晚上 8 点半才能到家,草草吃完饭就到 9 点多,再做点别的事,基本就可以洗洗睡了。

而不堵车的时候,开车到公司只要 24 分钟。为了排解郁闷的心情,堵车时我不止一次循环播放容祖儿的那首歌:Believe me l can fly, I am singing in the sky…

盼啊盼,就在前几天,日本 SkyDrive 公司研发的飞行汽车载人试飞成功了,我留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未来感满满

看到日本 SkyDrive 公司研发的飞行汽车时,很难把它和地上跑的汽车联想到一起。

长 2.9 米,宽 1.3 米,从侧面看,它拥有一个类似鲨鱼般的流线型机身,顶部打开的驾驶室仿佛鲨鱼的鱼鳍,底部设有两个起落架。

从前方看,飞行汽车前脸由四个略带弧度的切面组成,几分侵略性中又带着稍许可爱,四个黑色螺旋桨通过白色的横杠均匀分在机身四周,高速旋转时在某些角度肉眼几乎不可见。

虽然是飞行器,但飞行汽车占用的空间并不大,只有两辆普通汽车大小。

整体来看,飞行汽车就像一部未来的飞行器,该项目的设计总监 Takumi Yamamot 说,设计灵感来源于「Progressive」这个词。

空中 10 米灵活转体

试驾员把飞行汽车最高升到了 10 米高空,飞行时间持续了 4 分钟左右

和大型客机不同,飞行汽车可以垂直起飞和着陆,不需要长跑道和伸缩起降架,升降和起落都比较稳定。

借助「电动垂直起降(eVTOL)」技术,飞行汽车可做到空中灵活转体,横向直线移动,「倒车入库」不再是大难题

据悉,飞行汽车的操控难度远远低于飞机,和普通汽车类似,相当一部分操控是由飞行汽车系统自动完成。

今年,日本 SkyDrive 公司因为研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,又获得一笔新融资,融资总额达到 39 亿日元,计划在 2023 年实现飞行汽车的商业化。

飞行汽车不是新鲜玩意

▲ Autoplane

早在 1917 年,格·寇蒂斯就向世人展示了汽车飞机的新型交通工具,取名叫 Autoplane。

这辆飞行汽车有一对 12.2 米的铝制三层机机翼,汽车发动机驱动车尾的四叶片螺旋作为推进器,受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,Autoplane 只能做到短距离的飞行式跳跃。

到了 1937 年,世界上第一辆成功起飞的飞行汽车 Waterman Aerobile 问世,但当时飞机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,所以项目难以持续。

▲ Waterman Aerobile

大约十年后,1946 年工业设计师 Henry Dreyfuss 设计出了合体飞行汽车,需要起飞的时候,直接将汽车和巨大的机翼合体就行了。

▲ 合体飞行汽车

直到 1986 年,美国人泰勒发明的飞行汽车获得了政府的飞行许可证,标志着飞行汽车正式被市场接受,但由于泰勒发明的飞行汽车太占道路空间,机翼也容易扫到障碍物,所以一直未能民用。

21 世纪前,飞行汽车的意义更多在于探索前沿技术,它在现实中很难找到迫切的运用需求。

进入 21 世纪,堵车问题越来越明显,严重影响了交通效率,飞行汽车项目再次进入公众的视线,不少汽车或航空公司收购相关公司布局飞行汽车项目。

比如,吉利汽车收购了飞行汽车公司——Terrafugia(太力),研发出来的飞行汽车机翼可折叠,配备的是汽油发动机和锂离子磷酸盐电池,空中续航 640 公里,最高时速 160 公里 / 小时,变成汽车模式的时候使用电力驱动。

▲ 折翼飞行汽车

2018 年 7 月波音公司收购了航空技术公司 Aurora Flight Sciences,宣布重启飞行汽车计划, 成立 Boeing NeXt 部门。

▲ 波音公司研发的飞行汽车

与此同时,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入局竞争,英特尔在 2018 年 CES 展上发布了一款飞行汽车,配备有 18 个旋翼装置,从空中俯瞰像一块圆饼。

▲ 英特尔研发的飞行汽车

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谷歌创始人拉里·佩奇投资的 Kitty Hawk(小小雄鹰)项目,创始人是 Google 无人车项目的发起者 Sebastian Thrun。

▲ Kitty Hawk

据前 Kitty Hawk 工程师透露说,由于技术故障太过频繁,飞行汽车每隔几小时就得维修一次,甚至还因电池起火在谷歌公司引发过火灾,所以 Kitty Hawk 不得不退还个人预订押金,不再向个人销售产品,从「个人坐骑」变成了「城市短途的点对点共享飞行器」。

汽车上天?没那么容易

从 Kitty Hawk(小小雄鹰)项目折戟沉沙来看,想要让汽车上天,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

从技术上来讲,首先就有一个大难题,电池

按照目前的电池技术,日本 SkyDrive 公司研发的飞行汽车只能满电续航 5-10 分钟,这也是这次试飞只飞了 4 分钟左右的原因,而如果以燃油为动力,成本会变得非常高,驾驶难度也会大幅上升,汽车都开始「去油化」的今天,作为未来交通工具的飞行汽车,如果还是用燃油,创造意义就会大打折扣。

从实用性来讲,飞行汽车的飞行高度目前并不如飞机,这让它在高楼林立的大城市受到了很多限制,实际只能做到把汽车「浮」在路上,指望越过建筑直接飞到目的地还是不现实的,如此一来,「在路上方堵飞车」和「在路面上堵车」相比,体验提升并不大,还有可能带来很多新的交通状况问题,配套的交规也要有彻底的革新。

▲ 飞行汽车仍然受限于地面道路

就连 Kitty Hawk(小小雄鹰)项目创始人塞巴斯蒂安·斯伦 (Sebastian Thrun) 接受采访时都表示:「我们也不知道(飞行汽车可以在哪里找到停车场)。」由此可见飞行汽车除了本身的技术难题要克服,还有很多与之配套的社会规则和基础设施要改进。

如果未来飞行汽车可以高空飞行了,隐私、领空和噪音问题又会变得尖锐,相信绝大多数人不希望自家头顶整天有飞行器轰隆隆飞来飞去,还有可能被驾驶人时不时瞅上一眼。

从安全角度来讲,一旦发生事故,飞行汽车造成的伤害将比普通汽车大得多,坠落时还更加容易「伤及无辜」,如果危险分子把飞行汽车变成一种攻击性武器,防范和拦截都要难得多,这也是很多国家对 1000 米以下领空开放十分慎重的原因,毕竟连微型无人机都够让各大机场担心的了。

特斯拉 CEO 马斯克曾公开表示:「如果未来的飞行汽车像现在的汽车一样普遍,人们不会始终细心地维护自己的飞行器,直到某个松了的轮毂盖从天而降,砸死某个倒霉的路人……如果头顶有一万架飞行汽车,那(噪音)就像是飓风袭来一样可怕。」

飞行汽车未来在哪里?

关于飞行汽车是否有前景的讨论一直在继续。

Kitty Hawk(小小雄鹰)项目创始人 Sebastian Thrun 坚定看好飞行汽车:「(不堵车)这就是天空的优势了,我们可以在空中规划虚拟高速公路并将它们垂直叠起来,这样一来就不用受堵车困扰了。」

特斯拉 CEO 马斯克认为飞行汽车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,还是自家的 Loop 和 Hyperloop 地下高速隧道交通系统比较靠谱,真正能解决交通拥堵问题。

在我看来,飞行汽车的方向错了,注定只能成为细分领域的小众产品。

汽车发明之前,人们只想要一匹更快的马,这个例子说明,人们对交通工具的幻想往往是受思维认知限制的。

▲ 实际上人们想要革命性的交通工具,而不是更快的马匹

目前绝大多数公司做的飞行汽车,似乎都有点「不伦不类」的感觉,飞行汽车本质上仍是飞机,只不过是一架民用的微型飞机 —— 起飞前要靠轮子,飞起来要靠机翼,落地了又要靠轮子,区别只在于飞机落地之后的可活动范围。

给飞行汽车打造超现代感的外形,就像给马涂上了黄金粉末,做个造型,配上炫酷的马鞍,告诉人们这匹马是创新杂交品种一样滑稽。

一个革命性工具的诞生一定要满足两个标准:本质和颠覆。

当驾着马车的人们说想要一匹更快的马时,发明者能看透本质,人们实际表达的是突破运输效率天花板的渴望,很显然,如果继续在马的选育上面做文章,是实现不了的。

另一方面,当大多数人们看到这个新事物时,会觉得发明者「疯了」和「不切实际」,体验完之后又觉得「真香」,感觉思维被颠覆了,认知爆炸要像从马到汽车彻底被推翻的那种,而飞行汽车更像是汽车和飞机糅合一下,如果仍然按照现有「游戏规则」去「玩」,反而会产生很多新问题,比如我们到底要用航空相关规定还是用汽车交规去管理它?

回到本质上,当我们说堵车真痛苦的时候,真的想要的是一辆会飞的车吗?这值得深思。

日本飞行汽车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Copyright © 2018 汽车讯 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NewsCMS